麦芒

未成熟的小麦,高昂着头。
成熟的小麦,谦虚地低仰着。

UTxDR(困难版本)

想要挑战自己的极限吗?想要挑战更加困难的版本吗?想要与自己的偶像亲密接触吗?(什么鬼?)

请走这扇门…………

你看着门上的告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你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随着你踏进门内的一刹那,噩梦般的BGM开始传来。没有错,那就是熟悉的狂妄之人………你感觉你要有一段糟糕的时光了。

果不其然,熟悉的矮骷髅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他的身体全身被黑暗覆盖,只能依稀地看见他高闪着黄蓝色的审判眼。你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一般这种情况下自己顶多只能撑三秒而已。

果然,sans行动了。突然到来的重力感将自己死死地困在地上,你挣扎地站起身来,看见四周早已被蓝色的骨头包围了起来,就像是角斗场的围栏一般。紧接着,自狙型的GB炮开始朝你袭来,在强烈的求生意识的驱使下,你拼了命地拖动着那沉重着的身体躲开那些致命的炮击。一边躲,一边还不忘看看对方的颜神—一副摆手无奈状,真是标准的嘲讽。虽然很你很生气,但也没有办法。毕竟他的设定可是百分百Miss。

突然间,场景的BGM突然转变,这次是天旋地转。紧接着,在你附近的空间中突然出现了类似于马型弹幕,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旋转木马。它们朝你渐渐靠近,将你死死地困在场景的中央。而远处,吐舌的小丑一边跳着奇怪的舞蹈,一边说着“Chaos!Chaos!”

连隔壁的Boss都来凑热闹了,果真是困难版本吗?你有些后悔当初所做的决定,看着不断朝自己袭来的扑克炸弹—黑桃、梅花、方片!各种各样的攻击五花八门,你有些眼花缭乱。但还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躲了过去。

最后,就是本场战争的高潮—两个版本的两大Boss同台表演时间!BGM换成天旋地转的狂妄之人!

蓝色的重力魔法突然四散开来,你像一个垃圾一样朝四周乱撞,等你反应过来时,巨大的镰刀悬浮在空中,周围的一圈早已被摆卖了GB炮。你竖着中指,大骂着—“素质极差!”随后,一切归于了平静。

战后,你有些胆怯地看着这恐怖的房门,心中暗暗发誓—“等我练上个几年,再容我闯上一闯!”

PS:Boss Rush!你敢来吗?

UT怪现象(人类组)

一切都起源于那个黑色的骷髅,那个浑身写满着“error”代码的骷髅突然出现在还在旅行中的人类孩童,他的模样像是sans,但是比着sans更加的阴沉恐怖,尤其是它的眼瞳中一直流着蓝色的像是细线的眼泪,更是加深了这一点。它微笑着,伸出自己缠满细线的右手,像是在主动示好一般。而Frisk,自然而然对着这个主动示好的行为表示了回应,可谁又能想到,在双方握手的一瞬间,那些蓝色的细线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它们像蛇一般紧紧地缠住了人类的灵魂。然后,恶魔得到了它所要的—灵魂的碎片!
看着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灵魂的人类痛苦不堪的模样,骷髅大笑着,它的声音像是各种代码的杂合声一般,十分恐怖。一旁的幽灵虽然想冲上去夺下那被抢走的灵魂碎片,但还是迟了一步,那个骷髅消失在了由代码构成的空间中。
昏倒的人类首先是被sans所发现,它起先只是以为对方只是简简单单地生病而已,只需要休息几天就能好。但对方越来越严重的症状表现,让sans清楚地意识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事件。然而,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地底世界又出现了两个人类,据地底居民反应,她们长相极其像Frisk,然而能力却远超于她—能够操控魔法和掌控科技的能力!
意识到也许她们俩人就是解决整起事件的关键后,sans消失在了Frisk的面前,只剩下一旁的幽灵在默默地陪着昏迷不醒的搭档。
“我早告诉过你,不要轻易相信怪物。这就是你不听话的下场!”
Chara抱怨着对方,但实际上抱怨着自己的无能。不管是在生前,还是在死后,她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亲爱的人的死亡!如果能有…
“力量!”突然,一个熟悉而又诡异的声音从Chara背后传来,她回头看去,那个阴险的骷髅正坐在衣柜上补充着。
“肮脏的家伙!居然连这么善良的孩子都不放过!”Chara怒吼着,但惹得对方开怀大笑。
“我肮脏?你不也是也做过相同的事情吗?失败者!”
这下,Chara无法反驳。她骗过Asriel,也骗过Frisk!没有错,她确实利用过那些相信过她的人或者怪物!看着对方哑口无言,骷髅继续说道
“这个世界实在太过于无聊,美好得有些不太现实。因此,我给这个世界加了些难度,让一个人类变成三个人类,我想看看这些怪物的反应。”
“那么目的呢?”
骷髅没有理会幽灵,他周围的空间开始缩小,而他的身影也若隐若现。直到最后消失殆尽时,他留下这么一句话
“只是因为我能够这么做,所以我才会这么做!”
是啊!消灭你,与你何关?

UT人类组(不死的诅咒)

古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为人间盗取太阳神的火焰而受尽啄肝之痛。而在UT的世界中,一个无辜的人类孩童像个人偶般为着不情愿的目的而承受着不死的痛苦。
每一次的受伤,每一次的死亡,对于Frisk都是最真实的记忆。即使周围的怪物都因为重置而忘记自己曾杀害过这个人类小孩的事实。但是对于作为幽灵的Chara来说,每当看见这个人类小孩浑身是伤的出现在重置界面前时,她都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一次,两次,三次…死亡的次数越来越多,她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发得透明。但不要搞错了,即使是这副身躯,在决心的影响下,每次都可以复活过来。一次,两次,三次…只要玩家愿意,她随时都可以复活过来。
终于有一天,Chara看不下去了。她趁着玩家不在的功夫,断开了Frisk与这个世界的连接。脱离控制的Frisk精神失常地蜷缩起来,不停地重复着—“快停下!快停下!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
一旁的Chara也有些吓坏了,她笨拙地伸出自己的双手,试图拥抱着这位不幸的孩子。
“我很抱歉,Frisk!我在这条时间线可能帮不了你,但是…如果有那么一种可能,如果他厌烦了这样和平的生活的话,我就有机会…”
Chara缓缓地陈述着,而怀中Frisk早已安然入睡。是啊!如果有那么一个机会,能够让他来到这里。到时,我就会告诉他—“什么时候由你来做主了!”
PS:人物死亡对于游戏来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那些游戏人来说,想死又死不了的感觉又何尝不是一种诅咒呢!

黑猫(白天)

“为什么这个破败的寺院竟如此的清贫!”

正在打扫着前院的女苑一边抱怨着,一边不情愿地打扫着寺院前的尘土。因为一开始的时候的偷懒,她成为了寺院中重点被监视的对象。而监工就是在寺院门前大声歌唱般若心经的响妖怪…对声音敏感的妖怪吗?可真是够狠的!

不经意间,女苑偶然看到一团黑影从自己的身旁经过,快速地钻入了附近的草丛。她下意识地猜想着是不是最近几天刚从庙里偷到的财运(宝塔)的行为已经被发现了,也许刚才看到的就是庙里的妖怪派来搜查的老鼠也说不定。总之,先离开这里好了。女苑如此的想着,她趁着响子高声朗诵着般若心经的功夫,偷偷地跟上了刚才逃跑的黑影。

还好,只是一只受了惊吓的黑猫。女苑松了口气,要是被发现的话,还不是得挨一下那辆高速的摩托车!猫儿似乎有些怕生,它发出嘶嘶的吼叫,尾巴直立着。要是按照以前的脾气,女苑自然不会理会这样的流浪动物。但现在,她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她轻轻地伸出自己的右手,试图去安慰一下这个受惊的动物。可是这个行为被对方的前掌拍开,随即消失在了草丛的深处。

女苑叹了口气,自嘲着自己的天真。自己天生能够夺走别人财运的能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恐怖的。即使是表现善意,也毫无价值。唯有钱财!只有那些闪着金光的硬币对于自己来说才是唯一的慰藉!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会如此强烈地想要得到你的拥抱呢?姐姐!

UT人类组(天使与恶魔)

古老的预言中记载着一位来自地表的天使,她将会拯救地底,而到那时地底将会空无一人。然而,预言中所没有记载的,那便是这个天使的搭档居然是恶魔。恶魔擅长使用自己的花言巧语来蛊惑人心,她诱惑着纯真而又善良的天使来加入自己,与她做一笔交易。但天使从未理睬过她,她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将希望与梦想的意义传播给地下的每一个怪物,虽然进展缓慢,但她一直所坚信自己终将成功。随着伤痕越来越多,恶魔开始趁虚而入。她欺骗着天使自己会帮助她成为至高至善的王,而这一次,天使上当了。在最后的刹那,她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整个地底世界的王—至高至善至强的魔王!

UT中最感动的事情(四周年贺文)

为何我会爱UT?
NO.1—会躲开的攻击
在你的HP不到百分之十时,羊妈所有的攻击都会故意避开你。说实话,这是我遇到的所有的RPG中唯一有血有肉的一个。真正意义上将一个慈祥的母亲形象体现得淋漓尽致。
NO.2—约会系统
游戏中你既可以与热情如火的Papyrous交往,也可以和最讨厌自己的鱼姐打成一片,甚至你还可以不善出门的宅龙一起去垃圾场散步。而这也很好地表达了作者设计的初衷,不是为了完成而是享受游戏本身。
NO.3—角色本身
友好的兔子店长即使是在你没钱的情况下,也会让你住上一晚。好棒冰先生在更换三个场地之后,终于卖完了所有的冰棍。尤其是在和平线的最后,所有的老鼠都得到了奶酪。游戏的本身在诠释着“希望与梦想”的含义。
NO.4—战斗系统
与传统RPG不同,UT是一个不需要战斗就可以通关的游戏。而游戏在这个方面也处处有暗示,故意加深颜色的Mercy键和即使战斗,也需要再按一下才能攻击的攻击键。
而在最后Sans对于LV和EXP的解释,发人深省。
NO.5—某个地方在下着雨
伴随着优雅的钢琴声,Sans委婉地诉说着自己保护玩家的初衷,在那扇门的背后,有着一个为孩子操碎心的老母亲。时不时传来的雨声犹如她的哭泣一般,你感到了一股深深的罪恶感爬上了脊背。
NO.6—undertale
在新家中,所有的怪物都在传颂着这样的一个故事。第一个掉落下来的孩童和怪物们的王子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为了拯救地底而双双殒命的故事。同时也道出了怪物们为何如此痛恨人类的原因,只是…握刀的右手不知为何颤抖着…难道是在同情这个不幸的家庭吗?

UT中最想吐槽的事情(下)(四周年贺文)

NO.1—黄色的箭头
作为在鱼姐中死亡次数最多的玩家,我已经对这种会转向的攻击恐惧到了极点!每一次都会在想,在哪?这次是在哪?
NO.2—追逐战中的电话
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感觉我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看着鱼姐磨着自己的长矛,背摔着大石。
NO.3—方便面
可以撑四个回合的圣物,传说使用者一旦祭出,全场都会为之动容。每一个使用完此产品的人都会说一声—干吃最好!
NO.4—电话
从羊妈那得来的老年机,经过Alphys博士的改进后,进化成了…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一个拥有着两个次元箱,可以变出飞行器和使自己灵魂转换为攻击模式的手机……
NO.5—动态狂魔
传说所有居住在热域的怪物,都会看见没走几步就打开一次手机查看着最近动态的人类。
NO.6—热狗
少见的sans居然做着热狗的生意,作为朋友的我们自然要照顾一下了。等等…怎么感觉头越来越重呢?
NO.7—mettaton的智力问答
老实告诉我,你们第一次有多少猜那个是蛙吉特的!
NO.8—表情包
作为地下世界的颜艺担当,汉堡裤当之无愧。当然,小花依然用着自己Photoshop小花表情包负隅顽抗罢了。

UT中那些最想吐槽的事情(上)(四周年贺文)

UT都四岁了,怎么还能停滞不前呢!
NO.1—羊妈的眼神
虽然游戏中只出现过一次,但是令人终生难忘。(可怜蛙吉特一秒!
NO.2—走廊上的追逐
明明都是两只脚的生物,为何速度差距这么大!还没跑几步,羊妈就没影了…………果然是因为步长的关系吧!
NO.3—蜘蛛烘培店
UT版南橘北枳!明明两样在废墟中加起来都不超过150G,可是单单一件物品在热域中就卖9999G,价钱堪比sans的炸雪!
NO.4—形状便利的灯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不就是台灯怪大战馒头精吗!我连主角决心脸都没有吐槽,怎么还会吐槽她的外形呢!
NO.5—石头
大家都知道,UT里的石头都是活的。废墟里的爱撩人,雪镇里的是宠物!还有石头专门做的糖果,哦,不对!那就是一颗石头!
NO.6—方砖谜题
第一次遇到这个谜题时,我是拒绝的!这TM就是难为我大雄吗?
NO.7—意面
大家都知道,UT中一不能吃石头,二不能吃蜗牛派!三不能以身试险,亲自品尝小天使的意大利面!(作为唯一一个可以改变主角表情的神器,我骄傲!)
NO.8—提米商店
拜托,这明明是从哪里买来的好吗?为什么要表现出如此的欣喜若狂!等等,价钱还提高了?(手拿着提米脆片,一脸懵逼的我!)
NO.9—神烦狗
喂!把我的神器还来呀!不要在睡了!等等,作者你干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背包里全是狗狗了?
NO.10—蜗牛竞赛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连按按键最没用的时候!看着迅速返回起点的速度,再联想着刚才的龟速,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应运而生!

人类组设定(新AU)

这次的设定依然是两人同时坠入地底,但无任何血缘关系。她们因为未知的原因而来到了地底,本以为自己会大难临头,但没想到怪物们表现得十分友好。她们在这里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或许是为了报答怪物,或许是为了保护好自己,她们自愿加入了皇家守卫军。尽管二人的养父母竭力劝阻,但是也没有什么用处。现在,她们仍然在刻苦训练着,预备着下一个人类的到来。
PS:这次是lancer和saber的组合,象征着两人的处事方式的同时,也代表着两人的信念不同。或许在返回地表的问题上,她们会有不同的答案呢。

人类组(?)设定(新AU)

拟态现象对于自然界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这条法则对于地底世界来说也一样。为了适应环境或者说是为了保护自己,它们会改变自己体表的颜色甚至外形。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掉落到地底的Frisk不小心碰到了这样的拟态生物,虽然一开始没有发生任何情况,但在往后的日子中,那个生物变成自己的模样,到处游走着。越来越多关于自己的绯闻开始频繁出现,这个时候Frisk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她迟迟没有行动。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的话,如果让大家得知这一切的真相的话,它还会被怪物们所接纳吗?